96890服务社区

 为保证服务质量,您在96890的通话可能会被录音,尽请谅解!

今天是2019年06月26日 星期三

中心动态

新闻资讯

21岁国门踢球初衷竟为逃课 里皮召唤成就足球奇幻漂流

发布日期:2019-01-11 08:59:52 日期:2019-01-11 08:59:52

候不喜欢足球,选择踢球纯粹是为了不上课,结果发现到了足校之后还是要上课。 最开始不知道杨智是谁,后来这个“卡片上的人”成了自己唯一的偶像。 曾有一段时间想不踢了,结果睡了一觉后又选择了坚持。 他是个容易紧张的人,第一次听自己要在中超联赛中首发时,紧张得差点吐了。可是多半年下来,他一直在坚持,也成了中国最具潜力的守门员。 2018年以前他从没进过国字号,结果就在这一年,他入选了国奥队,还进过国家队亚洲杯23人名单。 他就是郭全博。 虽然落选亚洲杯23人名单,但郭全博的未来仍拥有无限可能。 儿时最大的愿望就是将来的某一天,能领着小球童进入到比赛场地里,就像自己小时候被杨智、陶伟领着那样,结果这个愿望在21岁就实现了。 一个多小时的采访,他说了很多次“挺神奇的”,他有一条充满了奇幻色彩的足球道路。国足亚洲杯首战首发:金敬道张呈栋负责两翼 武磊单箭头 在前面踢也挺累的 我干脆去当守门员吧 如果7岁那年放假没来北京玩,郭全博的人生可能是另外的模样。 家人在报纸上看到了国安足球学校招生的广告,当时就问他想不想去试试?小郭满口应承。 他从没接触过足球,答应报名就是为了“不上课”,“小时候对上课特别抵触,不愿意在课堂里坐着。”父母也希望他变得强壮一点,小时候身体不太好,总生病。 21岁一跃成为中超主力门将,郭全博踢球的初衷居然是为了逃课。 足球学校在北京大兴,报名地点在工体。郭全博报完名、交完学费之后有人塞给他一张球星卡,上面印着国安队守门员杨智。由于自己根本就不喜欢足球,所以也不知道卡片上的人是谁,特意问给自己卡片的人,“这人是谁?” “你连他都不认识还踢什么球?”发卡片的人也是一脸无奈。 从那时起,他知道卡片上的这个人叫杨智,是国安队的守门员。几年之后,当他以球童的身份和杨智手拉手走进赛场时,突然有了一种很奇妙的感觉。再过很多年后,他居然跟卡片上的这个人成了队友,“我们能一起训练,他还朝着我笑,这真的挺神奇的。” 郭全博是8岁正式去国安在大兴那个足校的。所有人要寄宿在学校里,长期不能回家,他最开始觉得非常不适应。自己本以为学足球就不用上课了,结果发现到了学校之后所有人上午半天都要在课堂里度过,“有种被骗了的感觉。” 他那个时候特别想回家,天天晚上哭,跟家里说不想练了,想回去上学,结果父母也没同意。后来慢慢适应了,才算可以安心在那里练球。 就这样,郭全博从杨智的迷弟变成了队友。 最开始练球时,小郭踢的位置不是守门员。球队有一次分组对抗,他被安排在中场,他问身边队友:“中场是哪儿?” “中场就是你就站在中圈里别出来”,听到这样的答复后,他那场比赛多数时间都站在中圈里没动地方…… 一年之后,教练开始给他们分位置,问谁愿意当守门员,小郭立刻举手,“当时踢球的人太多了,我一想在前面踢挺累的,跑来跑去,干脆就去当守门员吧。” 如果你决定不踢了 那咱就不踢了 在大兴的足球学校练了四年球,后来学校经济状况出现问题,他在家待了将近一年,当时也正好赶上生病,休养一段时间。 经过教练介绍,郭全博一年后去了北京红三狮俱乐部,这里也是国安俱乐部的青训网点,又练了四年。 2011年,国安组建U15梯队,在顺义搞了个训练营,北京市各个网点校的球员都要去参加选拔,结果小郭还真被选中了,正式进入到国安梯队中,训练地点也改成了天坛体育场。 训练一年多后,他开始跟着1995年龄段球员去踢全运会。其他队友都比自己大两岁,他属于跳级生。 就这样,郭全博开启了自己的跳级生涯。 球队被集体拉到了香河基地训练,基地周边全是庄稼地,队员们整天被关在大院子里没法出门,没有网络,还要收手机,压抑得不行。 生活不如意,训练更辛苦,比别人小两岁的他刚开始觉得有些跟不上,“教练提出的要求我也达不到,觉得累,当时就不想踢了,想回家。” “如果你真决定不想踢了,那咱就不踢了。”听到家人这么说,他又开始犹豫了。 “后来睡了一觉之后那股劲儿又没了,冷静了下来,就继续跟着训练了。”郭全博说,自己现在回头想想当时确实“有些幼稚”。 跟着95年龄段球员踢完全运会之后,郭全博效力的国安97年龄段梯队也把训练地点搬到了香河基地。之前已经习惯了那个闭塞的环境,再去就适应多了。 后来又进入到国安预备队,一队守门员如果有伤病,他偶尔也会跟着一队训练,慢慢熟悉起来,“可能刚开始去一队练的时候有点紧张,但后来就好多了,反正就是跟着练,也没什么特别的。” 别人一进攻时我就紧张 生怕把我换上去 2016年年底,郭全博正式在一队报名,跟随国安队前往西班牙冬训。2017年赛季中期,国安队主教练何塞下课,谢峰担任球队代理主教练。某个主场比赛日前一天突然告诉郭全博:你今晚去球队酒店住,第二天也不用跟着去训练了,在酒店休息。 按照惯例,一般有可能进到比赛名单的球员赛前训练结束后就不回家了,跟球队住在酒店。完全进不了名单的球员赛前训练之后回家,第二天上午还要在体能教练的带领下进行训练,郭全博的生活状态基本上都是后者。 听到谢峰告诉自己“晚上去酒店住”,郭全博意识到自己可能会进入到名单。“如果让你上去比赛,紧张吗?”谢峰在酒店里这样问他。他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作答,“那天我真的有点害怕了。当时就害怕突然让我上场怎么办?我还没准备好呢……” 第二天他果然进入到了比赛名单。 人生总要有第一次,郭全博却为了起飞而感到焦虑。 以往球队比赛时他都在看台上,这回换到了替补席,“在替补席上看比赛跟在看台上的感觉完全不一样,别人一进攻我就紧张。我当时特别担心智哥(杨智)受伤,然后突然换我上场……” 坐在替补席上的他一点比赛欲望都没有,两条腿甚至会发抖,“我当时觉得自己还不够,还没准备好,接下来还得继续好好练。” “不过现在回过头来看,那个时候还是挺幼稚的。”这是郭全博接受采访时第二次说自己幼稚。 教练公布首发名单时 我坐在后面一直在冒汗 一年之后,郭全博终于迎来了自己第一场中超比赛——2018年5月19日,国安队客场挑战长春亚泰。这比赛来得很突然,没有任何征兆。 据郭全博回忆,国安队每场比赛前都会进行分组对抗训练,侯森和池文一各把守一边的球门,身为第三门将的他只能到场边跟着教练单独训练,那天的情况也是如此。 结果分组对抗训练快结束时,他突然被教练叫了过来,上场踢了几分钟,他当时也没觉得这是自己要上场比赛的信号,“可能觉得场上的门将累了,让我上去顶一会儿。” 比赛当天上午吃过早饭后,郭全博正在房间里跟同屋的王子铭聊天,突然接到了施密特翻译明天的电话,让他到主教练房间里聊聊,“我当时就想可能是前两天训练状况不是很好,经常出现各种脱手、技术动作错误等等,教练可能会问一下我的情况。” 施密特见到他的第一句话是:“你最近的状态怎么样?” “挺好的。”小郭赶忙应付了一句。 “根据你最近的表现,今天你将迎来自己职业生涯的首场中超比赛。”听到这话后,郭全博心里还在合计:他可能会比赛快结束的时候把我换上去,完成U23名额的使用。 虽然心里面这样想,但嘴里还故意说:“是要让我打全场吗?” “是的,做好准备吧。”听到施密特这么说,郭全博一下子就慌了。 该来的总会来,郭全博就这样开创了中超的先河。 “你不用想太多,做好自己就行了,一切后果由我来承担。” 回来之后王子铭还问他,“教练找你干嘛?”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跑到了洗手间,“当时紧张得有点反胃,到厕所干呕去了。” 从洗手间出来之后,郭全博才告诉王子铭自己要在比赛中首发了,此时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差不多4个小时。 “当时觉得有些不安,这个消息对于我来说太突然了。”郭全博至今还能清晰地回忆起那天的情景,教练开赛前准备会公布首发名单时,坐在后面的他一直在冒汗。 “第一次踢中超比赛,到了球场上之后我两只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看。”为了缓解紧张情绪,开场唱国歌时他故意提高了音量,差不多是喊出来的,“后来发现这种方式确实管用,缓解了不少。” 郭全博甚至用唱国歌的方式,缓解首发带来的压力。 真等比赛开始之后,小郭立刻稳定了下来,“中超的节奏确实挺快,但当我出击拿到第一个球之后就淡定多了。” 郭全博那场比赛表现非常出色,不仅零封对手,而且还多次扑出长春亚泰队外援伊哈洛的单刀球,这个此前名不见经传的U23门将一下子火了。 虽然外界都认为郭全博表现完美,但他自己则认为其实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去总结:比如伊哈洛有一次单刀自己应该侧扑,接球动作也不太对;再比伊哈洛有一次在点球点附近的射门,自己的封堵动作也并不是很标准…… 很多事情都挺神奇的 今后的比赛,郭全博变得越来越自信,但他也一直在总结自己的不足。 “前几场比赛表现挺好,可能后面的比赛就有想法了,比如赛前会想这场比赛不能丢球、我要零封对手、要扑出很多漂亮的球、每个球我都想扑出去、我想让大家觉得我特别好……”郭全博觉得,这种想法给自己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,“比赛时也会畏手畏脚,更容易出现失误。” 完成了很多的第一次,郭全博对自己又有了新的要求。 主场同上港队比赛时,胡尔克在工体攻破了他把守的球门。他觉得自己完全有能力防住那个球,但就是因为想法太多了,“就在那一刹那我还在想这个球是去接,还是托出去。结果球从指尖滑进去了……那个球其实并不难,如果我不想那么多,按照守门员正常的动作来做,肯定就扑出去了。所以不管什么比赛,注意力不集中肯定不行,那个丢球完全是我的失误。” 踢了多半个赛季,郭全博还经历了一次特别让人揪心的比赛,当时是客场挑战江苏苏宁,他扑传中球时跟对方外援撞到了一起,对方外援的球鞋正好踢到他的头部,一下子给踢晕厥了。 晕厥的时间很短,队医马上进场治疗,经过冰敷后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,这时上半场比赛也结束了。他下半场继续把守球门,踢了7、8分钟后发现自己右眼看什么都是花的,眼前全是波纹,“当时不疼,也不晕,就是眼睛看不清。” 他担心自己这样的状态会影响到全队的比赛,所以主动要求被换下场,队医带着他去医院检查,被诊断为右眼神经遭到压迫。医生告诉他,这种情况容易出现短暂失明,但不严重,过两天就没事了。 “你当时会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吗?”面对腾讯体育这样的问题,郭全博说:“那倒没有,我一直觉得自己那是硬伤,不会有太大问题。” 因为在联赛中表现出色,郭全博去年10月被希丁克征调进入到国奥队。这是他第一次进国字号,之前连国青、国少队都没机会。 被通知进国奥队时,小郭并没有觉得特别激动,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早晚会被通知,“先不说能力怎么样,毕竟踢了那么多比赛,这肯定对于我的成长有很大帮助。” 他当时就说,希望有一天能够进入到国家队,结果没成想一个多月后果然收到了里皮的调令,跟着球队一起备战亚洲杯,入选了23人名单,但在最后一刻被替换。他没有沮丧,因为这在他看来再正常不过了。 结语 他儿时开始练球时没想过能有今天,他的最大理想就是将来有一天能牵着小球童进入到比赛场地里,就像自己小时候被杨智、陶伟领着那样,没想到后来这个愿望真的实现了。 落选了国足最终的23人大名单,郭全博并没有沮丧。 “挺神奇的。”一个多小时的对话,他说了不下三次“挺神奇的”。 外界有时会这样评价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记》中的主角,“他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天性,他对身边的事物充满了好奇并勇于探索。在他身上脆弱与坚定共存,他有时绝望却又始终未丧失希望。”这句话用在小郭身上似乎也挺契合,他也有一条充满了奇幻色彩的足球道路。 相关阅读 对话郭全博:最后一刻离开国足不意外 没把自己当成小孩 颜骏凌曾被徐根宝吓得1天剃2次头 最好年华也想出去看看 追赶时间的男人?郭全博晒照已抵京回国安:到家 腾讯新闻-出品 THE END 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关于海阳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中心招聘 | 意见反馈 | 条款声明